3k娱乐官网app-野格 十点人物志
对于漂在北京的年轻人来说,2020年注定是很难的一年

3k娱乐官网app-野格 十点人物志
对于漂在北京的年轻人来说,2020年注定是很难的一年

野格 十点人物志
对于漂在北京的年轻人来说,2020年注定是很难的一年。这一年,大多数人正在面临越来越残酷的抉择,生活总是难以两全。
有人月入两万却无颜面对父母,有人忙于工作却忽视了恋人,也有人住在小小的出租屋却极度渴望春天……
必须二选一的,都成了一道送命题。
梦想与舒适,二选一
@土豆 北漂两年
来北京两年,搬了四次家
不是我爱北京,但因为工作性质,我的可选项并没有那么多。
最近在换房子,来北京两年,已经第四次搬家了。每次搬家,就对这个城市很失望。
几千的房租很难租到合心意的房子,上一个房子租得急,搬进去才发现暖气片后面藏了无数只蟑螂,崩溃了很久但还是住下了。而且每次换租,很难无缝对接,总得亏损上半个月房租,找中介又要重新交一次中介费。疫情时期,长租公寓还大幅涨价,到处都是隐形消费。
还好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为了喜欢的工作留在北京,不会让我放弃,我在工作上遇到委屈,他们也会开导我。他们看到的世界也没有很大,但能一直很开明地看待我的选择,任我折腾,挺不容易的。
对我来说,最大的困难,其实是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。
▲ 去年搬家时和朋友的聊天记录
@瑶七 北漂三年
老家更舒适,北京更合适
我租的房子在东北六环的一个小村子里,公司在北二环,通勤时间快两小时。
作为之前很火的“顺义妈妈”聚集区,这里存在着两个格格不入的世界:胡同的一边是繁华的餐饮街,一场酒局花掉上千,胡同的另一边是破旧拥挤的出租房,几百块就能换来几平米容身之地。这种差异时常让我感到不适。
今年春节在老家办公了两个月,终于不用忍耐漫长的通勤,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卫生间,可以窝在沙发里舒服地看电视。
但疫情好转后,我还是回到了北京。尽管家里很适合生活,但这里更适合青春。
▲ 为了布置一个温馨的蜗居环境,贴壁纸累到“吐血”
@Yuki 北漂一年
在北京,孤独并不可耻
地铁6号线的挤,不试你永远不会知道。这个城市太拥挤,又时常太冷漠。选择来北京,是因为有更好的工作机会,离男朋友的城市也很近,但有时候忙起来,陪他的时间又太少,大多数时候我还是一个人。
工作特别忙的时候,我在下班路上忍不住抹眼泪,不停问自己,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?
我常常会想到卡夫卡写给密伦娜的信:“怎么人们建起这么大一个城市,而你却只需要一个房间。”
三点一线的生活久了,偶尔的变化也会带来小惊喜。新换的房间有一个小阳台,从窗子望出去可以看到树在开花,还挺美,可以让心情开朗起来。
▲ 某个傍晚趴在窗边,看天上的月亮慢慢往下坠,有种诗意
安稳与奋斗,二选一
@许Ddong 北漂两年半
我曾因为一碗汤圆热泪盈眶
东北老工业基地留不住我们这些不甘心的年轻人了,毕业后我和身边的许多同学一样,来到了北京。
刚入职场经验少,会遇到大大小小的事儿,曾经因为被领导说了两句意志消沉了好几天,也因为元宵节公司发了一碗汤圆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在北京能看清自己的不足,然后想办法去弥补。但有时候也觉得生活没有实感,一切都抓不住。
今年元旦和女朋友一起跨年,街上人很多,她紧紧牵着我的手。倒计时那几秒烟花很美,消逝得也很快,就像我们偷偷溜走的青春。
那天回去的时候,她问我:“我们要在北京奋斗到什么时候?”
我想了想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每次说起将来,我都给不出答案。
▲ 去玉渊潭的基辅罗斯餐厅吃饭,看到晚上的北京电视塔,很赛博朋克
@万万 北漂4年
虽然辛苦,我还是选择滚烫的人生
2016年刚开始北漂的时候,我找到一份话剧团演员的实习工作。
那会儿还在儿童话剧团,有一个剧叫《雪孩子》,我一人分饰两角,其中一个是扮演小企鹅。那个戏服比我整个人大,套着它行动非常吃力,大冬天的,汗水的馊味儿却很清晰。
虽然辛苦,但我热爱这份工作,也看到了北京的更多可能,很庆幸我在抉择之年自行割断了“后路”,逼了自己一把。如果没来北京,我现在也许是个月薪2000的文员,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▲ 我在剧团扮演“小企鹅”
事业与家庭,二选一
@巧 北漂三年
一间小屋,双份幸福
大城市有数不尽的优点,发达,便捷,充满机会,这是许多人想要留下的原因,我也不例外。
有一次去见客户,结束的时候已经半夜12点了,工作进展不顺利,手机没电,又打不到车,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。我在路上抓着行人借手机,打给男朋友让他来接我。
这次疫情期间,爸妈见到我忙碌的工作状态后,逼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他们觉得大城床,小城房,我在北京永远都不安定,都在受苦。
每到休息日有闲暇时间,男友会下厨做两个小菜,开两瓶啤酒,放松一下。一间小屋,两个人,暂时的幸福感可以冲淡迷茫与疲惫。
▲ 男友做的菜
@等风来 北漂五年
一年回家一次,一生还能见父母几次?
我喜欢一线城市的环境和节奏,作为北方人,北京是最好的选择。
刚工作的时候压力很大,喜欢吃零食解压,吃出了“过劳肥”。
如今我月收入两万,也成功减肥,但时常对父母心怀愧疚,父母付出了一辈子,我却不能陪在他们身边。
有一年国庆节他们来北京看我,送他们走的那天下雨了。在地铁的拐角处,我看到爸爸偷偷用袖口揉了揉眼睛,心里酸酸的,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▲ 我养的小猫陪我渡过了最艰难的日子
@Andrew 北漂三年
无论选谁,都是辜负
一直以来我最不愿直面的事情,正在悄然发生。去年九月开始,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。
四年大学,三年工作,北京承载着我的整个青春,这里有前途光明的工作,还有最爱的女朋友。一边是亲情,一边是爱情,太难了。
今年结束春节假期回京的时候,已经很难买到口罩了。妈妈背着我偷偷跑遍了几乎所有药房,买回了三种口罩,一种纱布,一种医用,一种N95。
临走的时候,她非让我带着三层口罩,还往我包里塞了10个煮鸡蛋。我突然发现,妈妈的白头发比上一次见面,又多了许多。
▲ 妈妈做的年夜饭
北京常住人口2000多万,有800多万北漂。这座城市与一切疯狂的畅想划着等号,这里很拥挤,但又提供各种机会,这里是淘金圣地,也是精神乐土。于是800万人用青春作为赌注,赌一场充满未知的将来。
但很少有人一路畅通,追梦的路上布满十字路口,时刻要面临残酷的选择:事业与家庭的隔阂,理想与爱情的矛盾,当下与未来的冲突……选择了一边,往往就意味着要放弃另一边。

阅读原文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